当前位置: 新闻频道> 访谈报道> 最动人的教育也许不是启蒙而是传承 ——记一次大赛老友的采访

最动人的教育也许不是启蒙而是传承 ——记一次大赛老友的采访

前言:

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场旅行,那么一路上你会遇到很多不同的人,但终究是你自己的人生旅程,所以终究是相聚有时后会无期。当然有部分人在分道扬镳后,在以后的日子里还会不期而遇,那份美妙真的让人感动。今天想要和大家介绍一位高校老师,她曾经是UXPA中国举办的第一届用户体验设计大赛的参赛学员,六年后的现在,她以指导老师的身份带着自己的学生冲刺今年的用户体验设计大赛,这是一种传承吧。

 

今年大赛启动没多久,大概是4月份某天的午后,我收到一封来自广州的邮件,有位王姓指导老师希望大赛方能提供一份官方出具的办赛文件,用于她所在学校的竞赛报备。回复邮件间的一来二去,竟然偶然得知这位王姓老师是我们大赛第一届参赛选手!有趣有缘,我们决定和这位老朋友聊聊历史、聊聊现在、聊聊未来。

与王老师在今年夏天不期而遇

 

———————————————————————我是专访的分割线———————————————————————

 

以下是我和这位来自广州的王老师做的电话采访内容。

吴灏:王老师,很高兴今年能遇到你,对我们而言,你带学生参赛,有一种传承的意义:) 当然,其实我个人对你比较好奇,你居然是我们大赛第一届的参赛选手哎,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的情况?

王:Hi,吴灏你好,我2012年来到广州,在学校从事数字媒体方向的教学工作三年了。我一直关注你们的赛事,也一直有带学生参赛噢,实际上今年已经是第二次带队参赛了,只是今年机缘巧合与主办方接触比较多。

王老师出镜照

 

吴灏:我们先来挖挖历史吧,王老师当年是什么契机下参加用户体验设计大赛的呢?

王:历史有点久远了,09年啊,(希望不要暴露年龄才好……会吗?哈哈!)那时候应该是研一的夏天,当时我在北京服装学院的新媒体动画专业读书,有一朋友说有个“用户体验设计大赛”,很棒的样子!(此处省略200字)一起来参加吧!然后就不断拿啤酒和炸鸡游说我们……那时候我就是觉得这个比赛应该很有趣,(对,不是因为想吃啤酒和炸鸡)也想了解这个领域,顺便打磨一下自己的技能,就加入了。(朋友!谢谢你!)我当时是团队里的用户研究员。

 

吴灏:还记得当年的选题是什么吗?

王:你知道移动以前有一款产品叫飞信吗?我们当时就是基于飞信做优化。最后是得了入围奖。获奖证书我现在都还有保留,上面还有当时主席的签名。

王老师当年参赛作品的界面(明显引入了LBS技术)

 

吴灏:那次的参赛对你今后学业、工作、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王:影响很大噢,我是美术出身,本来应该是要去做UI的,经过那次比赛后,我发现自己更喜欢做UED的工作,于是立志要做一名UE,嗯,我的确达成了这个愿望,我研究生毕业之后在北京金融网站做了将近一年的UE设计师。

 

吴灏:之前和你参赛的队员现在还有联系吗?他们现在还在这个圈子里吗?

王:当然有联系啦,拉我加入团队的朋友现在已经走在成为高富帅的康庄大道上,自己在北京成立了一家APP设计公司,很多产品都有不俗的成绩……我和其它几个队友也保持了不错的联系,他们几个现在基本都在业内。

 

吴灏:回忆满满的啊。下面我们聊聊现在吧。你带的队伍多数是哪个年级的呢?怎么指导他们的呢?

王:大部分是大二大三的同学,我一般会先教设计基础知识,然后推荐大家参赛做实践。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先启发他们对用户体验的兴趣,发现身边的需求。期间每周我们也会进行项目进度的汇报。

 

吴灏:可是这样子课程会不会和赛制结合不上啊?比如这个学期并没有Axure的课程,但是参赛却要会这方面的技能。

王:这个还好,我学院给我们任课老师一个比较大的信任度,基本上课程的设置和规划是由任课老师决定的,我作为一个曾经的UE设计师,对这方面也是比较有自信,会结合同学们的实际情况和课程最终的要求,会对同学们的知识储备进行梳理和指导,像你说的AXURE,其实我在我的“交互设计”这门课中已经附带着讲过一些。

 

吴灏:通过你的观察,觉得现在你带的参赛学生表现如何?和你当年比起来怎么样(笑)?

王:我对我的学生一直都非常满意,他们的进步和提升都是非常明显的,每一个人都很努力很热情投入比赛和学习。今年同学们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目前为止有两支团队成功晋级。一些没有晋级的队伍的表现其实也很不错,我相信很多同学会再接再厉,继续打磨自己。我当年那时候关于用户研究的信息本身就比较少,基本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的情况就比我们那时候好很多,说一下他们现在的优势,和整个大环境有关系,现在市面上的产品越来越多,关于UED的方法也有很多参考,所以同样第一次做比赛,他们输出的报告会更成熟一些,而且现在的孩子们想法会更灵活。不过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想到的解决设计方案可能市面上已经有过一样的产品了,他们就觉得,啊!是不是自己没机会了。有一些同学就会放弃这个想法。

王老师带的目前已晋级的团队

 

吴灏:嗯,也有学生跟我反映过自己的方案写到一半发现市面上已经有差不多的产品了。我不知道王老师是怎样和学生分析这个问题的。

王:我会让他们比较这个产品,觉得自己的方案有没有比市场上产品更可取的地方,有没有他们还没有解决的用户痛点,如果同学们在做过用户研究和竞品分析之后认为自己产品的某一功能强于市场上的已有产品,我会鼓励他们继续就这点深入挖掘下去。毕竟现在市场是开放的,允许有竞品的出现。

 

吴灏:非常同意,我基本也是这样和学生说的,不能说有了微信,就不允许有别的通讯APP的嘛,比如陌陌不也活得挺好的吗?市场很大,而且现在小而美的产品,垂直化的产品也是很有优势的。

王:对,其实很多学生都喜欢把产品做很大,我会建议学生从小的需求着手,强调做用户调研,深挖用户的痛点,做一些小而美的设计。

 

吴灏:王老师希望你的学生参赛能收获一些什么呢?

王:第一点是经验,参加比赛的经验,这能让他们以后知道怎样去平衡自己的时间,加上比赛是模拟企业的UED部门的,所以在项目管理上他们也会有一定感受的。还有就是合作的经验,尤其是跨专业的合作,这对他们以后走入职场和同事协同有很大的帮助。第二点是得到业内专家的点评,这个是平时在校得不到的,大赛在这一块管理得挺好的,基本每次都是两个评委评一组团队,两个评委都会留下意见,不会草草了事就给分数和结果。最后,希望他们通过比赛能挖掘出自己最擅长和感兴趣的部分。

 

吴灏:擅长和感兴趣的部分啊,就像你当年一样吧,哈哈。大赛过了那么多年,比起你们第一届的时候做了一些流程上的优化,比如加入了电话答辩,参赛引导的材料也越来越完善了。那么你作为当年的参赛学员和如今的指导老师,这之间的比较后,还希望大赛能为学生以及老师提供一些什么呢?

王:其实主要是学生啦,我希望能有机会让学生和企业有更多的交流,这一方面是指评委对学生作品的意见,另一方面是企业对学生实习机会的提供。尤其实习这一块,希望组委会能给优秀学生们多一些这样的机会。

 

吴灏:嗯,实习这一块确实是一个刚需,实际上很多评委也会问我有没有优秀的学生可以推荐过去实习的,其实企业和学生都有需求,我私底下也会推荐一些学生给评委,或者帮评委发发招聘信息,就是一直没有提升到官方的身份去操作而已。除此之外,有没有从老师的身份对大赛支持有什么需求的?

王:嗯,其实作为高校教师来说,就我个人而言,比较希望得到的支持,是增加学校师生和行业、和企业接触的机会,能通过UXPA请到一些业内专家到校以讲座或者workshop等形式进行分享培训等。其实这样不仅仅是对学生,对老师也是一个促进和提升。另外,对于指导老师,我有一个建议,也许你们能接触一下前几届的参赛学员,邀请他们回来当指导老师,我想大部分和我一样,对大赛是有着很强烈的认同感的,也许他们会非常愿意噢。

 

前十优秀的学生会到User Friendly大会现场进行总决赛的面对面答辩

 

吴灏:谢谢王老师的建议,确实,这种做法基于情感出发应该会有一部分以往的学员响应的,我们会尝试一下的。最后希望你带的团队能有更好的表现,最好能冲刺进入前十参赛大会现场的总决赛答辩,也希望你能来参加今年的大会。再次谢谢王老师接受采访。

王:哈哈希望如此,也谢谢吴灏 :)

 

———————————————————————我是采访结束的分割线———————————————————————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聊,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是暂告一段落。最动人的教育也许不是启蒙,而是传承。人类之所以进步,是因为我们站在前人传承下来的成果上不断去研究、更新、迭代。和王老师闲聊时,还介绍过办赛宗旨,我个人的理解是,UXPA是希望能缩短学生走出校园后把知识转化成实践的时间,我们通过比赛让学生模拟企业用户体验团队进行研究到设计到开发的过程,等于在正式工作前完成一个小型项目,加快知识转化的过程,本质上还是教育,实践行为的教育。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我们尊敬像王老师这样子在高校为莘莘学子奉献自己知识和经验的老师,更尊敬像王老师那种回归赛事传承教育的态度。

可输入:81字